校友文萃

脉脉夜大情

作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05-15 

上世纪九十年代,正是山师成人教育事业最红火的时候,专业科目齐全的函授、夜大学历教育、底蕴深厚的师资力量、优雅美丽的校园,使山东师大成教成为响当当的招牌。我凭着对文学的挚爱,也跟着走进了中文系的夜大课堂,大学毕业十多年后,又成了一位夜大学研究生。

    紧张工作一天后,匆匆吃过晚饭,走进灯火通明的教室,在后排找个座位坐下。同学们鱼贯而入,他们大多是中小学教员。上课的铃声响过,大家都正襟危坐,从老师变成了学生,睁大一双双饥渴的眼睛,等待老师出场。

    那时候的山师中文系,师资力量是比较雄厚的,许多知名教授都会登台授课。我这个山师人,也借此机会认识并熟悉了许多从未谋过面的老教师。查国华老师讲现当代文学,讲到《林家铺子》,他和缓浑厚的嗓音、缜密博雅的讲解,把我带到了30年代茅盾先生写作的背景中,仿佛和林家铺子里的人物亲密接触。吴庆峰老师主讲古代汉语,他像一位儒雅的私塾老先生,细言慢语地把词汇学和训诂学的基本知识抽丝剥茧般地讲来,为我打开了神秘的古代汉语的启蒙大门。我至今牢牢记得,他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讲:人这一辈子,读好了《老子》和《论语》这两部书,将终生受益。谭德姿教授给我们讲现代汉语修辞学,她那生动活泼的肢体语言一直吸引着我的眼球。记得她讲一个歇后语,清亮的嗓音配上惟妙惟肖的肢体语言:“(大队书记)在这大山里,除了山大,就是他——大”。讲到修辞新格,她拉长了的嗓音“荔枝——不—离—枝”在我的脑海里久久回旋。宋遂良老师,高挑清瘦,昂头背手,悠闲地踱着步子,边走边讲,一部当代文学的精彩世界从他的口里娓娓道来。记得一次讲到小说《芙蓉镇》,一堂课下来,我都沉浸在那曲折凄婉的故事当中,心情随着主人公多舛的命运而起伏,直到下课了,同学们陆续离开教室,我才醒过来。魏建老师,每次听他的课,都是一种期盼——妙语连珠、洋洋洒洒,仿佛一场精彩的演讲。他每一堂课都像一篇精品文章,让人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忘记了一切。李掖平老师的课,情文并茂、饱满丰富,我都是瞪着眼睛竖着耳朵去听,须臾不敢分心走神的……

    光阴似箭,岁月无情。转眼二十多年过去,老教师们有的已是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有的还精神矍铄,时常在校园漫步;有的已调往外地;有的却驾鹤西去,永不复见。他们在三尺讲台上,孜孜以求,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演绎了精彩的教师人生!三年的夜大时光,留在我心间的记忆,竟远远地超过我在商学院的大学四年。漫步校园,每每遇见熟悉的老师,我都前去打个招呼,或者远远地望着他(她)的背影,默默地送上一份殷殷祝福。

    山师大诸多名师们的传道授业解惑,引我一步步迈入文学的殿堂,才使我的人生有了些许斑斓和新的追寻。

(作者为1997届山师夜大中文系毕业生 郑义。现为山东师范大学审计处副处长,高级会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