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萃

一段温馨的回忆

作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05-15 

正值山东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六十周年华诞,一段温馨的回忆跃入脑际。

    2001年的暑假,我们又迎来了新学员的注册日。在忙乱的工作中,我不经意间发现一位白净的女孩从开始报到就一直静静地靠在办公室的墙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两只眼睛不停地看着大家的一举一动,也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接近中午,报到的人群渐渐散去,我开始整理学生们的报到资料,准备下班了。这时,那位女孩小心翼翼地走到我的面前,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一面已经用过、又反过来再用的本子和一支圆珠笔,朝我微微一笑,低头在本子上写出:“老师好!我叫张莉,是一名聋哑人,您能与我用笔交流吗?”我先是一愣,对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拉过一把椅子示意让她坐下,她人还没坐,又迅速地在本子上写下:“谢谢老师! ”好有礼貌的女孩!在接下来的笔聊中我大体知道了她是济南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美术老师,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教学水平,报考了山师美术学院函授专升本。她告诉我自己怎样积极备考,专业课和文化课考试均已过了及格线,但从走廊上张贴的分班名单上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录取,心里很着急,但又无法将自己的情况详细讲明。我用文字告诉她,我只是一名教学管理人员,没有决定学员录取的权力,她写到:“老师,求求你了,帮帮我,我是怀着很迫切的求学心情报考山师的,能成为山师的学生,是我的梦想。”并一再表示她不会给学校、给老师添麻烦的,会努力的。看着她怯生而期待的目光,我心里很难过。但考虑到由于她自身的生理条件所限,如果上了学,她该如何听课?如何向老师请教并按老师的要求来完成作业?如何与班上的其他学员交流、相处?这些都是问题。可又一想,她虽然有语言表达和听力的障碍,但年纪轻轻却有着那么坚强的求学之心,我真想帮她一把。但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帮她解决问题的能力。

    心情惆怅中回到家里,与同在美术系工作的老公说起这事,他说成教学院负责招生的王会斌院长是一位心地善良、极富有同情心的人,这个学生的事情又不是我们的私事,我可以找他反映一下这个学生的特殊情况,请他给做做工作。

    当天下午我就去了成教学院分管函授招生的王院长办公室,将这名学员的情况向王院长作了汇报,也谈了我对这个女孩的感受,希望学校能给她一个学习的机会。王院长听完后语气平静地说,函授生的录取工作已经结束,像她这种情况,达到了及格线,但没有达到录取线,如果补录得经过省教育厅有关部门的批准。王院长没有马上回绝我,让我看到了希望,果然几天后就传来了好消息,张莉可以入学,并编入我带的班。我高兴极了,马上通过张莉留下的家人电话,让她到学校来一趟。她来到美术系办公室,我告诉她已经录取了,今天补办报到手续。她兴奋地跳起来拍了一下双手,然后给了我一个热烈的拥抱。

    就这样,我与这位特殊的学员在接下来的三年函授学习中结下了一段特殊的情谊,也因此还跟她学会了几个简单的手语动作。第二年夏天开学后,她带老公一起来给我送结婚喜糖。当时因学校教务处有工作会议,我下午快五点时才回到办公室,她在办公室等了我近三个小时,让我很是感动。函授毕业时又迎来了她的宝宝降生,这一个个好消息让我非常高兴。有一天我从济南时报看到,头版刊登了一幅美丽的工艺编织作品,照片下的一行介绍引起了我的注意——济南特殊教育学校师生在国际残疾人美术大赛中获得金奖,而指导老师竟是我的学生张莉。我专门拿着报纸去了王会斌院长办公室,请他看了报道。我们都为她的努力,为她的收获高兴,为我们山师的函授教育自豪。

    时光如梭,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也因退休离开了工作岗位和热爱的函授工作,但函授教育给我留下的美好回忆,常常因学生们的到来和学生们取得的成绩,让我感到欣慰和快乐。

(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原教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