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萃

梦里依稀忆韶光

作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7-05-15 

在成教活动中,我认识了很多好老师,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当时的情与景却历历在目。

1990年冬季,我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抵达寿光教师进修学校。接待方甚是热情周到,令人在寒冬里感受到难得的温馨。我每天滔滔不绝地讲上六七个小时,体力消耗甚大,好在伙食甚佳,荤素搭配,茶酒上乘。

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成教处张书同科长忙前忙后的张罗。张科长待人细心周到,对任课教师嘘寒问暖,对接待方彬彬有礼,做事井井有条,分寸得当,加之那又是他的家乡,对当地的风俗和习惯了如指掌,说话做事自然举重若轻。再大再难的事,似乎都是小菜一碟。

离开寿光教师进修学校时,学校当时的校长和该校另一位老师亲自骑自行车送我去汽车站。那时正值严冬时节的黎明时分,寒气逼人,大家一张嘴就是一团热气。校长和那位老师与我一道,站在瑟瑟北风中,伸长了脖子,等待汽车出现。此情此景,心难免为之感动。对寿光教师进修学校和成教活动的好感更加强烈。

还有成教处的刘志彬老师。刘老师多次带队,与他相处,总有别样风味。刘老师由部队转业而来,“行伍出身”,可谓“厚重少文”:他是“直肠子”,天地无私,心直口快,易于交往。套用现在的话说,“交往成本极低”。可以与之无话不谈,体味另类人生智慧。所以,老教师称他“老刘”,大家总是相处得很和气。有年夏天,他带我们去临朐授课。临朐有条河,好像叫弥河。课后刘老师常带我去那里散步。累了,也在河边坐坐,与河边挖泥沙的农民聊天。

大概是在1999年前后吧,曾在千佛山山顶巧遇刘老师。当时他与一群老年人一道,热火朝天地晨练。与他打招呼,开玩笑,祝他“身体永远健康”。他还是那样开朗率真:“我们都是等死的人。”这样的直抒胸臆,总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惊天伟力,令我终生难忘。如今我已年过半百,感受到了岁月的无情,也感受到了死神的影子,但受刘老师这种直面生死的精神鼓舞,绝不害怕死亡。刘老师虽然年事已高,但至今健康快乐,也与这种精神密切相关吧。

有一年成教处郭玉锋副处长授予我一项“特权”,派我去省自考办参加试卷的复核工作。几天工作下来,不仅眼界大开,“脑洞”也是大开:复核是如此繁复,程序是如此繁琐,实在是出乎意料。

虽然与康德志老师是邻居,却是通过参加成教活动认识的。他高大帅气,待人谦逊,为人低调,甚是难得。

成教处王荣多老师是我的学长兼同事姜静楠老师的妻子,我们还在读书时就常请我们去她家吃饭。在工作上,王老师待人热情,尽职尽责。她最大的特点是把公事与私事分开,兢兢业业。她对生活的理解相当透彻。大概是1987年前后吧,见她和丈夫用小推车推着孩子在校园里散步,与他们打招呼,夸他们的孩子又长大懂事了,她则回应道:“有苗不愁长啊。”唉,“苗”已长大,王老师却去了另一个世界。行文至此,感慨唏嘘。

山东师大是我的母校,我在那里读书和工作了18年。那里的一草一木,总是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会永远把它珍藏在自己内心深处。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季广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