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萃

青春花开夜来香——夜大六年耕读回忆

作者:校友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06-28 

1981年,我从新疆调回济南。1984年夏,跟阔别多年的吕家乡老师见面,说起自己因出身不好没能上大学的遗憾。吕老师和当时在场的附中老同学李纲都鼓励我报考山师夜大,还答应为我找复习资料。经过努力准备,我考进山师夜大中文专科!我特别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如果说我当时是发了疯一样听课学习一点也不为过,最近搬出一摞摞足有几十斤重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和复习资料,就连自己都无法想象当时究竟如何灯下苦读的了。

一开始是张蕾老师讲写作,布置的第一篇习作是《读<为学>有感》。一次上课时,张老师竟然点名让我朗读我写的文章,并且评价道:“把深刻的道理寄寓在形象之中,层层深入地议论‘人贵有志、志贵有恒、恒贵在专、专贵在积累’,最后归结于‘有志者事竟成’,抓住了事物的本质,剖析小故事能与现实相联系,有较强的说服力。 ”张老师的鼓励使我对学习更有了信心。

转眼到了深秋,突然妻子为了抢救学生不幸腰部受伤做了牵引手术,这对我的打击可想而知,我咬紧牙坚持着,煎熬着。单位二钢中学领导的照顾和夜大同学们的关心使我倍感温暖,妻子对我上夜大的默默支持让我终生难忘!教写作的金素华老师给我的期中作文《明湖散记》打了90分,还为我写了一页多的评语:“介绍详细,一种对明湖的爱流露在字里行间。语调是平静的,可在夹叙夹议的点评中却让人感受到作者内心的波动、感叹!接触了你的几篇文章,深为你的才思而高兴。愿你努力——不辜负生活的磨砺,不辜负往日的理想!祝你妻子早日恢复健康! ”如此语重心长的评语怎能不让我铭记一辈子啊!

1986年冬天,同学们不顾白天工作的疲劳,晚上下课后三五人一块儿加开夜车迎接毕业考试。为了放松一下紧张情绪,我和其他几位热心的同学提议并组织了元旦迎新晚会,演唱了山师夜大版《十五的月亮》:“丰收果里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上好夜大是我的心愿也是你的心愿。 ”晚会结束回到家,被我反锁在家中的两个可怜的孩子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她们的妈妈那时在泰安做康复治疗呢。

就这样我硬是把夜大学习坚持了下来,各门课程都取得较好成绩。 1987年我夜大中文专科毕业,在家人鼓励下又考上山师夜大中文本科。

本科学习进一步开拓了我的视野。 1989年深冬的一天,下着鹅毛大雪,教《美学概论》的李戎老师一进教室,看见大部分同学都来了十分吃惊,感动得说话声音都有些颤抖了。那一次李老师课讲得格外起劲,我也第一次记住了《巴黎圣母院》里吉普赛姑娘艾丝美拉达临死前的那句名言:“生活多美好! ”

高中阶段教过我语文的吕家乡、朱本轩两位德高望重的恩师也走进课堂讲课,让我倍感荣幸。

还有细声细气讲解《训诂学》的吴庆峰老师,言简意赅剖析当代小说人物的宋遂良老师,声情并茂朗诵白居易《长恨歌》的荆立民老师等,他们高水平的授课也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谭德姿和黄杏林两位老师对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详尽解说使我对中学语法教学体系豁然开朗,教学中学生们过去最头疼的“主谓谓语句”也化难为易了。有一回语文统考题里把成语“喧宾夺主”的语法结构弄成了“并列短语”,为这我还专门跑到区教委打过“官司”。后来爱“钻牛角尖”的我就此引申开去,本科毕业时在董遵章老师悉心指导下完成了论文《“喧宾夺主”析》,被评为优秀论文。姚健、韩之友、魏建、姜宝昌等老师讲的课都非常出色。

漫漫夜大路,老师们多次为我解难答疑指点迷津,小到一堂课教案的设计、一句“月是故乡明”古诗的推敲,大到对整个中学教材重点难点的阶段性把握和对我诗歌创作的具体辅导。

1990年我夜大学本科毕业,获得汉语言文学学士学位。

上夜大期间,我担任初中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工作,刚学到的汉语语法、写作等专业知识以及教育心理学随即派上了用场。课堂教学更加充实生动,管理班级更加得心应手。我所教班级中考升学率百分之百,语文高分率远超全市平均水平,我被评为济钢的优秀共产党员。而后调到济南市体校,被聘为语文高级讲师。正是因为有六年夜大学扎实的基础,有吕家乡、朱本轩等恩师的辛勤栽培、谆谆教诲,我来到体校后才能挑起重担。“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我专为我们夜大学生活创作的《夜来香赞》中唱道:“夜大三年咱同窗,华灯初上赶路忙,披星戴月难见爹娘,学业有成做栋梁。光阴如箭数十载,梦里常常回课堂,孜孜不倦奋发向上,青春花开夜来香。”这首歌唱出了我和夜大学友们的共同心声,也唱出了大伙儿在夜大学耕读的日子里结下的深情厚谊。

(作者 杨敦文 1990届山师夜大学中文本科学员)